Home 未分类 • 0159_92

0159_92

 - 

  “倾城郡主要和两位公主在生死台比武……”

  紫仪宫白狸一签下赌约,宫人们便奔走相告。

  很快宫里宫外的人,都知道了消息,皇城大半的人都聚集到了皇宫南门。

  来参加寿宴的宾客们也一起出了紫仪宫,纷纷往皇宫南门去。

  白清妍一脸担忧地拉着白狸,“狸儿,咱不跟她们比了,跟姑姑回去。”

  白狸安抚地拍了拍白清妍的手,“姑姑莫忧,姑姑就算不信我,也要信爷爷啊。”

  白狸说着还俏皮地对老爷子眨了眨眼。

  老爷子原本紧张的心,被白狸眨得瞬间松了下来。

  “别给我丢脸。”

  老爷子硬邦邦的丢来一句,白狸立刻站着身子,一本正经道,“是,绝不丢脸。”

  只一会儿的功夫,南门之下已是人山人海。

  “据说倾城郡主要和赤烈,蓝幻两位公主生死决斗,是不是真的?”

   妙龄美少女白净面孔吊带短裙香肩美腿写真图片

  一个蓝衣男子盯着南城门上的生死台,撞了撞身边的白胖子。

  白胖子瞥了眼蓝衣男子,“那还有假,听说还签了赌约呢。”

  “哦,都赌什么了,说来听听。”

  众人来了兴致,全都围到白胖子身边。

  见大家有兴趣,白胖子也乐得显摆,轻咳了一声说,“赤烈公主的赌约是,若她赢了,我们太子殿下就娶她做正妃,若她输了,她就输十座城池给倾城郡主。”

  “哦,原来这赤烈公主是看上了太子殿下才要和倾城郡主比武的。”

  众人一脸恍然地点头。

  “十座城换个皇后,我们倾城郡主亏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,换做我,我还是选择做皇后。”

  有人替白狸不值,在女人们的心里,城池什么的,自然是没有皇后之位重要的。

  男人们却是不以为然,赢了能得十座城,到时候不做皇后,做这十城城主那也一样逍遥快活。

  “那蓝幻公主的赌约呢。”

  人群中有人好奇地问。

  白胖子脸色凝重下来,神秘兮兮地小声说,“蓝幻公主赌的是倾城郡主的命。”

  “什么?竟然赌命,这赌得也太大了。”

  众人震惊地叫喊起来。

  蓝衣人皱眉,瞪着白胖子,“这赌命的赌约,倾城郡主也应了?”

  白胖子点头,“应了,若她赢,就得蓝幻十座城池,若她输,就抵蓝幻公主一条命。”

  这白胖子家里是卖菜的,他家的菜专供皇宫,所以他和这皇宫的侍卫都熟得很,这赌约的事,稍一打听就能知道。

  “十座城换条命,这也太亏了。”

  “就是,若是输了不仅没命,也拿不到城。”

  “这倾城郡主怎么想的,是不是疯病还没好?”

  刚刚还只有女人们忿忿不平,这下连男人都提白狸不值了。

  真搞不懂这倾城郡主好端端地去跟人家赌命做什么,她可是白老爷子的宝贝,据说及笄之时就要继承家主之位。

  皇上和太子对她也十分疼宠,说不定及笄一过,那就要和太子成亲了,做了太子妃将来老赖也是皇后,一国之母啊,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,去赌什么命啊,这要是输了,那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?

  “据说那蓝幻公主也是喜欢太子殿下的,就是因为我们太子不理她,她才这样恼羞成怒,要和倾城郡主赌命的。”人群中有人这样说。

  “哎,没想到我们太子殿下还有做祸水的潜质呢。”

  一群看热闹的人说着说着就笑起来。

  城墙那边,慕容荀冷脸瞪着白狸,“不许拼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白狸乖乖点头。

  见白狸应了,慕容荀又别扭地皱眉,“也不许不拼命。”

  “诶?”

  ……白狸一头黑线地眨眨眼。

  这家伙说话为什么永远这么难懂?

  一旁的云少宁听不下去了,上前拍了拍慕容荀的肩膀道,“行了,一会儿拼命,一会儿不拼命,小师妹都被你搞傻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,小师妹是不会把你输掉的。”

  小师妹那么厉害,收拾两个肩不能抬,手不能提的丑公主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  “小师妹加油,师兄对你有信心。”

  云少宁对着白狸抛了个媚眼,白狸第一次没有嫌弃地收下了。

  “谢谢云师兄。”

  雪青砚也上前,温柔地看着白狸道,“打不过就跑,师兄罩你。”

  白狸忍不住勾起唇角,“谢谢师兄。”

  墨北辰立在不远处,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白狸,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酸气。

  感觉到墨北辰的视线,白狸抬眸,却见他已转头,走上观看台。

  白狸皱眉,心里有些闷闷的,不舒服。

  “我们上观看台吧,别在这里影响小师妹了。”

  云少宁一左一右拉着慕容荀和雪青砚就上了观看台。

  “要我说,让小师妹把你输了得了,其实那小黑妞蛮不错的,和你也挺般配的,你把她娶了,也相当于为民除害了。至于小师妹,就由我来照顾好了。”

  云少宁自顾自地说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慕容荀越来越黑的脸色。

  城墙下的人都到了看台上,濮阳冰薇和上官泉雅也一起飞上城楼。

  城楼下的百姓们看到濮阳冰薇和上官泉雅出现,瞬间就激动起来。

  “来了,来了,那是蓝幻公主和赤烈公主。”

  “倾城郡主呢,还没到吗?”

  白狸瞥了眼飞到城楼之上的两人,眼角抽了抽。

  要不要用这么帅气地出场方式啊,这么有用的轻功,爷爷竟然没教过她。

  幽怨地瞥了眼看台上的老爷子,白狸认命地开始爬阶梯。

  长长的红色裙摆,一层层铺在阶梯上,裙摆上那金色的凤尾,遥遥看着有些晃眼。

  看到白狸爬楼,看台上的众人瞬间一头黑线。

  云少宁眼角嫌弃地抽了抽。

  小师妹这出场方式还能再矬一点吗?

  白清妍看着白老爷子,小声道,“爹,您没教狸儿轻功吗?”

  老爷子嫌弃地撇了撇嘴,“那么低端的功夫学来干嘛,以后到了天阶,直接踏空而行不就行了。”

  ……老爷子的话,说得众人惭愧不已。

  白清妍也是一脸尴尬地抽了抽眼角。

  爹,您以为所有人都能到天阶吗?很多武者到死都突破不了人阶,不用低端的轻功,用什么。

  白狸爬了半盏茶的时间才爬到城楼上。

  底下的百姓们看到白狸,立刻激动地叫喊起来。

  “来了来了,倾城郡主终于来了。”

  “倾城郡主竟然爬楼上来的,这不会武功,要怎么跟人家比啊。”

  “哎,连轻功都不会,我看这比赛悬了。”

  ……

  上官泉雅不屑地看着白狸,真不知道这女人哪来的勇气,连轻功都不会也敢拿命来比武。

  估计那痴病是根本没好全。

  白狸不理会上官泉雅,拿出战桀回身将那一截长长的裙摆割了下来。

  鲜艳的红色裙摆落下,随风飘远。

  割下裙摆,白狸又拔下头顶的红玉簪子。

  乌黑的发丝瞬间滑下,飞扬起来。

  白狸从腰间拿出一方红帕,将头发扎成了马尾,然后帅气地飞上生死台。

  濮阳冰薇和上官泉雅看着白狸那轻便的样子,才想起自己的一身华服和厚重的头饰。

  穿成这样比武自然是不方便的,但现在回去换,显然也来不及了。

  两人只能学着白狸的样子,该割的割,该绑的绑。

  丢下一堆珠钗环佩后,两人才终于上了生死台。

  三人一起走到生死台中央印下自己的手印,一道白色结界便瞬间生成。

  生死台以结界封闭,除非见血,否则谁都出不去。

  三人各立一方,濮阳冰薇举剑,上官泉雅持鞭,白狸则是握着战桀。

  一剑,一鞭同时飞来,白狸眸光一凛,立刻闪身躲过。

  看着一起攻向白狸的濮阳冰薇和上官泉雅,众人都不满地皱眉。

  “怎么两个打一个啊,这也太不公平了。”

  “说好的三人比武呢,怎么两个打一个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”

  “这赤烈公主和蓝幻公主是算计好的吧,这是故意设计咱们倾城郡主呢。”

  ……

  看台上的众人也都脸色凝重地皱起眉头。

  这两人都是冲狸儿去的,二个打一个没什么好奇怪的,只是不知道两人修为如何,狸儿能不能应对。

  白狸眼眸微眯,冷哼一声。

  抬手猛地抓住上官泉雅的软鞭,然后借着上官泉雅的力量,飞身朝濮阳冰薇的手腕踹去。

  手腕上的剧痛,让濮阳冰薇差点丢了剑。

  濮阳冰薇立刻后退,上官泉雅也回过神,软鞭一甩,原本平滑的软鞭瞬间长出无数倒刺。

  白狸一惊,立刻松开鞭子。

  上官泉雅冷笑一声,飞起刺鞭,狠狠往白狸脸上甩。

  白狸皱眉,狼狈地后闪。

  濮阳冰薇立刻举剑对准白狸后心刺了过来。

  白狸眸光一凛,弯腰躲闪。

  相对与两人的远程武器,白狸的战桀匕首显然吃亏了些。

  看台上,云少宁看着被两人夹击的白狸,急得跳脚。

  “这一个想毁小师妹的容,一个想要小师妹的命,真是最毒公主心啊。”

  慕容荀紧绷着脸,一瞬不瞬地望着场中被围攻的白狸。

  墨北辰面无表情地看着生死台上的打斗,可那修长的大手却是不自觉地抓紧了木椅扶手。

  带着尖刺的长鞭挥来,白狸被濮阳冰薇纠缠,退无可退。

  “啪”地一声,刺鞭结结实实地甩到白狸脸上,飞出一串血珠。

  一瞬间,所有人都紧张地看向生死台。0159_92

头像

Author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