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未分类 • 0021_136

0021_136

 - 

  0021_136对于接吻这件事,顾以安是真的不熟悉。

  她和陆默然在一起的时候,还太单纯,那个时候即便是大学校园的恋爱,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开放。而她和陆默然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,亲一下脸颊已经是过分惹火的动作了。

  所以顾以安知道自己是没什么吻技的,至于说谈晋承,她就不太清楚了,不过之前他在车里吻她,也看得出来,谈晋承应该是有经验的。

  身下的人就像是一个诱人的苹果,谈晋承忍不住吻得越来越深,而他的身体也遵循着本能,紧紧地贴着她。

  她的浴巾也在这一番挣扎之中,松开了。

  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细腻光滑的皮肤,只是稍稍触碰,就让谈晋承觉得欲罢不能。

  他的手忍不住顺着她的脖颈往下,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流连。

  理智是个什么东西,谈晋承已经完全将其抛之脑后了。他只知道,他的肌肤渴望与身下这人的肌肤紧密相贴。

  换言之,他,渴望她!

  谈晋承的身边并不缺女人,随时随地,他轻轻地一招手,就会有无数千娇百媚的女人匍匐在他的身下,等待他的临幸。

  可是谈晋承自认为,他在欲色之上,并不沉湎,甚至还稍稍有些冷淡。

  所以在任何时候,哪怕是面对一丝不挂的美女,他也能从容淡定地抽身。然而现在,当这个小女人被他压在身下时,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yu望。

   绝世容颜居家清纯妹子私房照

  这种yu望,他甚至不想压制,反倒是很享受。

  谈晋承有些失去了理智,他的手继续向下,在顾以安那细滑如绸缎的肌肤上游走……

  顾以安完全没有热吻的经验,偏偏谈晋承的吻又来得格外急促,顾以安根本无力招架,直接被吻得迷迷糊糊的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  一种陌生的情绪从她的身体中腾起,让她觉得羞涩难耐,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就在这时,她只觉得自己胸前一凉,谈晋承的吻顺着她的唇蔓延至她的脖子上,他的呼吸也喷薄在了她的耳边,让她不住地战栗……

  刹那间,顾以安的头脑就清醒过来。

  她猛地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身上原本围着的浴巾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敞开了,而谈晋承的手,也正在她的身上流连!

  “嘭!”

  顾以安甚至连想都没想,就直接一脚踹在了谈晋承的身上。

  大概是因为太过慌张,顾以安这一脚的力量尤其大,而谈晋承一时不妨,居然真的被她踹下床去!

  顾以安可顾不得许多,赶紧伸手扯了床上的被子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露出了一个头,一双水汪汪还噙着泪水的大眼睛,正愤怒地盯着谈晋承。

  这一觉摔的挺疼的,但是更恼怒的是被人打扰了好事。

  可是,谈晋承也在疼痛和恼怒中,清醒了过来,看看床上吓坏了的顾以安,谈晋承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沙哑着嗓子缓缓说道:“以安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“你出去!”顾以安瞪着谈晋承道。

  谈晋承抿了抿唇,还想解释什么,但是看顾以安这样子,还有自己身体那异常明显的变化,谈晋承苦笑一声,“我刚才只是……情不自禁。”

  “你出去!”顾以安才不管谈晋承的解释,只是固执地要让他出去。

  谈晋承无奈,点点头,“好,我先出去。”

  说着,谈晋承就又看了顾以安一眼,这才转身走出卧室,顺手把主卧的门给关上。

  顾以安依旧躲在床上,等了一会儿,听到谈晋承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,她赶紧跑下床把门给反锁上。

  可是再一看到自己几乎是光着身子的,顾以安就忍不住面红心跳,赶紧找了自己的睡衣穿上。

  而此时,谈晋承已经走了出去,他径直去往次卧的卫生间,冲冷水澡。

  冲了好几遍冷水澡,才压下去了自己那蠢蠢欲动的yu望,谈晋承不免有些无奈。

  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,居然全线崩溃。

  那丫头估计已经认定了,他就是个色︶狼!

  冲完了澡,谈晋承又有些无语了,自己没有衣服换。

  最终,他只好围了一块浴巾,遮住下半身,过去敲顾以安的房间门。

  听到敲门声,顾以安立刻竖起了耳朵,整个人都警惕起来。

  “以安,睡了吗?”谈晋承喊道。

  顾以安哼了一声,小声嘀咕:“睡了睡了睡了,哼,就是不理你,你以为我会回答你我睡了吗?我才没有那么蠢!”

  “以安,你帮我拿件衣服好吗?我洗完澡没衣服穿。”谈晋承很无奈地说道。

  顾以安抿着唇,还是不吭声。

  谈晋承又道:“以安,你总不能让我不穿衣服在屋里走来走去吧。”

  顾以安皱起了眉头,脑补出了谈晋承不穿衣服甩着大鸟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画面。

  她是医生,解剖过很多尸体的,其中也不乏壮男。大鸟什么的,对于她来说,其实就是人体器官而已。

  可是……可是这大鸟的主人刚才还跟她有那么暧昧的举动……

  她,她要怎么样才能把他当成尸体啊啊啊!

  顾以安简直要抓狂了。

  她也知道自己的性格,工作中和生活中完全是两样。

  在工作中,她就像是抽离了一切正常生活中的性格,完全把所有的病人都只当成是病人,没有男女之分也没有身份高低,只有病症之分。

  可是在生活中……脱离了医生的角色,她真的做不到对大鸟这东西,视而不见啊!

  况且,不穿衣服暴露在外的大鸟,很容易狂性大发好不好?

  思来想去,顾以安还是决定给谈晋承拿衣服。

  她已经穿好了衣服,很保守很保守的睡衣,然后就从门缝里把谈晋承的衣服递出去就行了。

  “以安,其实我一向喜欢裸睡,在自己家里也没人来,我也不介意裸奔的。所以如果你不想给我拿衣服……”

  “给你!”

  谈晋承的话还没说完,门就被快速打开,然后谈晋承的手里就被塞了一个袋子。

  紧接着,房门啪得一声又给关上了!

  谈晋承看着手里的袋子,哭笑不得。

头像

Author:admin